好像是说起一件东西。他们的儿子在国内一个著


味的钢军教育中极其重要。她把孩子的兴越一点一点地培养出
来,对音乐的理解更多的是在钢琴之外。她是大学教师.内心
里的浪漫,会带着她走很远,直到溢出自己的年龄和职业边界。
  但是,像大多数喜欢浪漫的女人一样.她的婚姻很不幸。
浪漫是恋爱的发酵剂,却是婚姻的毒药。女人不会在恋爱里浪
漫是过失,在婚姻里浪漫,则是罪过。
    么么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弹完了“汤普森”,孙老师带着她
参加完三级考试,就把么么介绍给了她的老师、钢琴教育家容
老师。据说,容老师是著名钢辜家刘诗昆的同学,名气很大,
脾气则更大。很多在她手下受过教导的孩子,都是谈虎色变。
她上课时几乎不容许出现任何差错,稍有失误,戒尺就拍在手上,
一堂课下来,孩子的手都被敲青了。
    她常常挂在哺边的一句话就是:“刘诗昆也是打出来的g”
    容老师虽然是和老伴一起过日子,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
她老伴,在她的生活里.他像个隐形人一样。容老师说起他来,
好像是说起一件东西。他们的儿子在国内一个著名的乐团弹钢
军,也很少回来看他们。没人知道她的婚姻生活是怎样的,即
使后来我们很熟悉,也不曾了解到。有一次在一起吃饭,我问
起过这个问题。她一直看着眼前的饭莱,不紧不但地咀吸着,
好像没听见我的话似的。此后我再也没再问过。
    过了很久,一位音乐界的朋友谈起她,说她年轻的时候非
常浪漫,(又是浪漫,罪过])虽然结婚生子了,整天还像个小
姑娘一样嘻嘻哈哈的。她老公在坦桑尼亚帮助人家修铁路,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