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上兴不起什么大的风浪。再说厂,这王家的奶


来于栓保家的女人,说她从来到他们大王庄几乎没有出过门‘有
人也钩经到她家里看稀罕,就是偶A;在院子翌撞见一次v她也是不
说话的,看都不看惟一眼。有人说她是被王栓保买来的,有人干脆
说是拐来的。有人说是富家的小姐,有人说是资本家的小老婆。
他们当然闹不清楚资本家是干什么的.但是他们知道资本家和地
主一样是阶级敌人。
    有一阵子一丛人把话说到支书这里,支书说,一个蛮子女人,
有啥子好斗的’这/pJ话等于给王家打上了铅封,再也没人提这个
茬儿了。谁44知道,前任支书因为接生婆于的事情,本来狠下心来
要占收拾她,结果却出了那样的事情,这事儿如今传得越来越衬
    王家奶奶足有故事的,王家的孙子王析隆同样是有故事的,那
孙子的故乡甚至比奶奶来得更神秘。前任支书的事等于给他们这
神秘的祖孙俩做了一个真实的注脚。这偏僻的豫东平原与院西平
原交界的小村于,人虽然也免不了是善于斗争的,可他们的这种斗
争性,远远没有对某些神秘事物的迷信来得更敏感,更深入心灵。
政治的狂风刮到了这里,已经是强弯之末。即便有一个半个进步
的,基本上兴不起什么大的风浪。再说厂,这王家的奶奶,几十年
都是大门不出.二门不迈的,让人抓不住什么把柄。她不和人亲
近,也从不与人有任何过节。所以,更多的时候她被人遗忘在岁月
的夹缝里.就保挂在墙上的那些年画,只有到祭灶的时候才会被人
掸掸土看亡一眼,过后又给忘了。关于她的那些传说,因为是一鳞
半爪的,所以更刺激了人们的想像力。关于她的像深沼一样的眼
睛,关于她的像微葱一样的手,在偏僻的乡村人的潜意识里疯狂地
蔓延。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女人都说,王栓保家的女人不是人,不像
是个食人间烟火的。该不会是个修了几辈子的什么仙吧?
王祈隆在奶奶的怀抱里翻了几次身就会咯咯地笑了,再打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