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家把产篮子押到书记家里来:书汇础石主席像


胆的,比他的头疼还头疼。他从床这头翻到床那头,劈头益脑地骂
娘。听到他们的反映之后,村支书若有所恩地沉吟了一会儿。悲很
狠地肖道:娘那x1然后就用两个大拇指顶着白已的太阳穴在席
子里转圈子:转广r天看他没有F文,就义台人说。这事儿得管!
不管pJ不行啊!
    大队书记又骂/一声:娘那门朗几个人挥挥严说v友把她给
我叫来!
    人家把产篮子押到书记家里来:书汇础石主席像伯在她回
的,说,都新社会新时代了,哪里还行什么神神鬼鬼的’要是再宣
传迷信恩识,就上马取消接牛资格,转了一圈,觉得这样说不解气.
又补丁一句;再敢胡说,别说你吃红鸡蛋,狗卵你也吃不成[产婆
子说,我不说了,我不说了。可我也冤枉啊:是她亲口跟我说的、
那老女人啊,她辩解道、孩子还没落地就有神托梦给她了。
    那都是放屁的话[你听到啦’
    没有,可我看到了,天是红的:她接着手,可万万不敢说讣神
灵怪罪的话啊[
    有什么神灵?太热的天,大晌午正是鬼烧锦的时候,不红都怪
了:
    是鬼烧锅的时候?你部相信鬼烧锅了啊[产婆抿着嘴乐/。
    烧你个老婆子的头,让我再听到你胡扯八道,哼!立即执行[
    产婆的话让文书很生气:按理说,他们这个大队在他的治理
下算是风平浪静了:就算是把些历史的和现行的反革命拉出来斗
争了几回,也只是触及了灵魂而没有触及皮肉,斗完之后,干部群
众回自己家吃饭,反革命也是回自己家吃饭。好像大家都是在上
工,只是工种不同而已。上级来检查,他能应付。他向他们汇报
说,路不拾遗夜不闭户,那些坏蛋都斗趴下了,没有一点儿阶级斗
争的新动向。上级喜欢他这样的干部,一来他虽然大大咧咧的,可
工作从来不拖瘸腿2:来有办法,不管多难的事情,只要他站出来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