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里行许多人是不怎么相信产婆了的鬼话的,正


这个该死的产婆子啊,上家的奶奶怎么RJ以信任她的承诺.她把王家孩子
的事情比凤都快地在衬里吹/一边。未了她还说,我是绊了一放,骇得路都不
会走了,那些鸡蛋个个倒像是长了腿一样。我接丁半辈子的孩子,哪里遇到过
这样的事情啊[
    村里行许多人是不怎么相信产婆了的鬼话的,正像他们不怎么相信媒婆子
的话一样。大队里的下部,还有大队里的共产党员,他们是受过党的教育的,而
且在剿匪反霸和肃反镇反的革命实践中逐渐变得唯物起来。但是这些话还是
惨长了翅肠一样,在坑洼不平的村街上流传起来。党员干部忧心仲仲地到支书
这个反映情况。那时文书正在闹头疼病,折腾起来一家子人都提心吊胆的,比
他的头疼还头疼。他从床这头翻到床那头.劈头盖脸地骂娘c听到他们的反映
之后,支书苦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儿,悲狠狠地骂道:娘那x:然后就用两个大
拇指顶着自己的太阳穴在屋子早转圈子。转了十天看他没有下文,就又有人
说,这事得管!不管呵不行啊[
    文书又骂了一声:娘那x[朝几个人挥挥手说,去把她给我叫来J
    大家把产婆子押到支书家电来。支将把毛主席像拍在她面前,说,都新社
会新时代了,哪里还有什么神神鬼鬼的?要是再宣传迷信思想.就方马取消接
生资格‘,转广一圈,觉得这样说不解气,又补厂一句:再敢胡说,别说你吃红鸡
蛋,狗卵你也吃44成[产婆子说,我不说了,我不说了。可我也冤枉啊[是她亲
u跟我说的,那老女人啊.她辩解道,孩了还没落地就有神托梦给她了。
    那都是放屁的话!你听到啦?
    没有,可我看到了,大是红的。她摆着手:可万万小敢说让神灵怪罪的话
啊1
打什么神灵’大热的天,大晌午正是鬼烧锅的时候,不红都怪了
足鬼烧锅的时候?你都相信鬼烧锅了啊[产婆抿着嘴乐了*